《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读书笔记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思考总是痛苦,面对痛苦,你是继续思考下去呢?还是?

在豆瓣阅读上看完了此书,就像我之前看的时间的形状 : 相对论史话上帝掷骰子吗 : 量子物理史话都是史话,这是一本有趣的哲学简明史。

也许你看完本书依然对哲学都没有清楚的概念,哲学是什么,好吃么?

但就如同书名一样,对于”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我们还是很感兴趣的!

哲学对于我们普通人不做研究的话,就是看待问题的另一种角度吧。

思维还是不成体系,下面就摘录下书中的内容

上帝既然知道亚当和夏娃会偷吃禁果,为什么一开始不去阻止他们?

奥古斯丁的解释是,关键在于自由。上帝给了亚当和人类自由意志,所以也必须让人类拥有作恶的可能。

更具体地说,上帝是善的,而上帝的善表现在上帝对人类的行为要进行公正的赏罚。那么既然要赏罚,前提就是人类必需拥有自由意志,必须能自己选择行善还是作恶,否则人类就不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这段论证暗示了一个意思:和消除人世间的所有恶行相比,自由更重要。

这就像有些人犯了罪,可是最后检查发现这个人有精神病,对他犯下的罪行进行减刑甚至免除,因为他对自己的行为已经无法控制了,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了,就好象“枪不杀人,人杀人”,枪无法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所以这个“责任”很重要。当然这个犯人依旧失去了“自由”,西方文化一直以来都把“自由”看的很重要,“自由”是基础。

当神学家们试图证明上帝存在的时候,这同时不也就意味着上帝有可能不存在吗?按照基督教的教义,基督徒绝不能质疑上帝的存在。那么可以说,从神学家们把哲学引入神学的一瞬间起,他们就已经开始背离自己的信仰了。

宗教试图引入哲学来证明宗教,岂不知,怀疑是哲学的核心精神。可证伪是科学的基础。

最开始的基督教不是靠政治力量,而是靠一名接一名教徒的皈依聚沙成塔的。人们冒着被惩罚的危险,自愿加入基督教。这是因为基督教的教义极为美好:它讲博爱,不讲仇恨;它讲宽恕,不讲怨愤;它讲施予,不讲索取;它讲众生平等,教徒不分贵贱,都如兄弟姐妹一般。

那么,一个人人都虔诚信奉基督的世界,比如中世纪的欧洲,岂不应该是一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完美的世界?

当然,我们可以说中世纪的教会误用了教义。教义叫人宽恕,他们却烧死异端,所以中世纪不能算是完美的世界。这话有理,但要注意,基督教教义的确规定要摒弃异端言论。教会不能容忍其他信仰,更不能容忍无神论,假如任其横行,基督教的完美世界将不复存在。再说教会也不是没给异端留生路,只要你改变信仰,你可以立刻享受到信仰的幸福,我们也会不计前嫌把你当成兄弟姐妹,这不是皆大欢喜吗?

为什么容忍异端比全体人民的幸福还重要?

这就是西方很看重的“程序正义”,关于这一点在蝙蝠侠系列电影中有所表现。

我们为什么要了解哲学?前言已经回答过这个问题了:我们了解哲学是为了追问人生意义,追求个人幸福。

每个人天生都知道要追求幸福。那么假如哲学书中真有幸福之路秘而不宣的话,这不就意味着只有我们才是全世界最精的人,找到了一条通往幸福的秘径,而这世上所有其他不读哲学只顾着挣钱享乐的人都是比我们笨的傻子吗?

我的意思是说,就像我们享受科学成就最好的办法是买个新手机而不是去学《电子电路》一样,如果我们的目的是追求人生幸福,我们没必要亲自学习哲学,只需要从各种世俗的人生观中选一个就好了。

假如明白了这一点,你还是不满意各种世俗的人生观,执意要翻开哲学书自己亲自研究一番的话,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了。

你不信那些现成的答案。

你怀疑它们。

祝贺你,你被苏格拉底附体了。

思考就代表着怀疑,如果一个人告诉你什么样就是好的什么样就是坏的,而不让你怀疑,就以为他不想让你思考。当你不再去思考也就不再怀疑他的权威性了!

事实上,我们今天取得的所有科学成就,都是综合使用归纳法和演绎推理的结果。

而科学的任务是探索自然界,获取新知识,毫无疑问,数学是不可能完成这个任务的。归纳法是科学家们的唯一选择。

这意味着,数学派的哲学家们创造的不过是能用来衡量世界、随便可以用其他系统来代替的尺子,而他们却把这些尺子当做了世界的真相。

数学不属于自然科学。欧式几何并非是宇宙中唯一的真理,只不过是人类用来描述自然的工具而已。对于科学家们来说,数学是通向真理的桥梁,但不是真理本身。

顺便一说,我们生活中其实存在着很多类似的中庸观点,听着很美,实际上由于缺乏可操作性,完全就是一句废话。

比如中学的校训常有“严肃 活泼”两条。问题是,什么时候该严肃,什么时候该活泼?老师们多半会回答“该严肃的时候严肃,该活泼的时候活泼”。假如你受过基础的逻辑训练,真该把这句话扔回去。实际上学校想说的是,“老师要你严肃的时候你就严肃,要你活泼的时候就活泼”。所以“严肃 活泼”这句美好的废话的实际意思是“听老师的话”。

什么“敬畏自然”、“顺应自然”也都是美好的废话。合理的说法应该是“我们对自然的改造应该给人类带来好处,不给人类带来坏处”。这仍旧是人类中心论的,“自然”在这里没有什么特殊的高贵地位,也没必要把它人格化。

呵呵!!

王尔德说的:“人生有两大悲剧:一个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另一个是得到。”

摸姑娘胳膊是因为欲望驱使,不摸胳膊靠的是理性控制。

好想摸!

是啊,人生中有太多比了解一个已死的疯子更重要的事。所以,凡是我们不理解的人都是神经病算了:唯心主义是神经病,怀疑主义是神经病,尼采是神经病,一切哲学家都是神经病。在书店里,眼睛扫过那些看不懂书名的书脊,心中默想:他们肯定都是故弄玄虚的骗子,自找麻烦的呆子,他们的书既看不懂也没有用。

这样的世界才简单,才可爱嘛。

这是单调不是简单

尼采不同意。他认为,同情弱者这没错。但弱者不能以此为理,去要挟、榨取强者,去拖强者的后腿,这样做是可耻的。

所以尼采把道德分成了两种。

第一种道德是属于弱者的道德,尼采叫它奴隶道德(又叫“畜群道德”)。核心的内容是同情、仁慈、谦卑。总而言之就是想尽办法限制强者的能力,把强者和特立独行的人看做是危险人物,要求强者给弱者分一杯羹。

第二种道德是强者的道德,可以叫做贵族道德。这种道德鼓励人们积极进取,特立独行,崇尚强大,鄙视软弱,追求创新,拒绝平庸,代表了生命积极的一面。

奴隶道德和贵族道德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奴隶道德总是在禁止,不许人们做这个,不许人们做那个;而贵族道德则是在鼓励。

一切进化都必须在生存或者生殖压力下才能进行。一旦这种压力消失,进化就会停止

就像作家马伯庸说的,假如这世界里的动物真的像《圣经》里说的是被上帝一次性创造的,那么上帝还得按照不同的地质年代和生物进化的规律,费尽心机把不同进化阶段的生物化石分门别类地放好,再设定好碳14的放射量,以便让人类误以为进化论是对的……

在小学数学课上,常常会有孩子这么问老师:

“老师,什么叫公理?”

我想,大部分老师都会严肃地回答:

“大家公认的道理就是公理。”

但如果此时你已经继承了苏格拉底的怀疑精神,那么你就应该反问道:那么老师,到底有多少人公认才算是公理呢?我承认有用吗?

老师说:废话,你是小孩,你承不承认有个屁用!

你又说:那大人承认有用吗?公理应该让全民投票吗?要是全民投票,布鲁诺不还是应该被烧死吗?

老师说:只要数学家都承认就可以了。

你又说:那什么样的人才能算数学家呢?是考试产生吗?是投票产生吗?是根据学历吗?再说,数学家之间也投票吗?哪边人多哪边就正确吗?那会不会是这样的场景啊!某个礼拜天的早晨,剑桥大学数学系里人声鼎沸,如同证券交易所一般。负责接听电话的助教兴奋地大喊:“就差一票啦!就差一票就可以压过牛津那帮孙子啦!”数学教授们赶忙互相询问:“谁?谁还没投票?”只有罗素沉着地说:“快把维特根斯坦叫起来,丫一定在赖床,每次投票都没有他!”

呃……老师,是这样的吗?

于是老师只能说:你……你给我出去!

哈哈!!

另外,还有一种人类认识能力的局限是由逻辑决定的,更是没法逾越的。

比如“一切事物都是互相影响的”这句话对吗?

这句话永远是对的。因为一旦我们找到一个“不影响任何事物的事物”,当我们观测到它的时候,它就开始对我们产生影响了。所以我们永远找不到这样的东西。所以这个命题是永远正确的。

给科学下的定义:科学就是建立在经验主义基础上的、以实用主义为原则筛选出来的理论

厚古薄今说越古越好,换句话呢,就是越现代越差,所以骂世风日下简直成了咱们的传统项目。清末遗老们见自己的孩子剪辫子喊“世风日下”,旧家庭见男女学生自由恋爱喊“世风日下”,革命大妈见喇叭裤喊“世风日下”,80后长大了又管非主流叫“世风日下”,天天这么世风日下来世风日下去,请问什么时候地球该爆炸了啊,各位?

我暂时不信宗教,我该做什么?

我觉得,第一是不要忽视自己总有一天会死这件事。不仅不能忽视,而且要年年想,月月想,天天想。这既是因为死亡是我们终究要面对的事情,也是因为死亡会成为我们思考哲学问题的动力。

To do something then I can die in peace.

在哲学中人的自由意志是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你是认为人类拥有自由意志还是没有呢?如果你认为人拥有自由意志,那么猴子有没有,猫狗有没有?又是什么样才有资格拥有自由意志呢?

本书最后也介绍了一些中国的哲学,就我看过的书中,《悟空传》中展现了一些的东方的哲学思想,值得一读!

Tag:读书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