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x17

题图:

0x17岁了。今天不是我的生日,昨天也不是。当我尝试坐这敲下这些文字时也一点也轻松。我甚至也没有想好我到底要说些什么,或者真的有什么需要说的吗?我也不想说“我知道痛苦在前面等着我,我不介意,对我来说,快乐永远是一个不可能的词语,除了梦想,我拥有的只有忠诚的孤独”这种类似的话了。这个年纪谁还没点烦恼呢。

“你知道马塞尔布鲁斯特吗?法国作家,彻头彻脑的失败者。从没有过一份真正的工作。得不到回报的单相思,同性恋。花了二十年来写一本书,几乎没有人读。但他也可能是莎士比亚之后最伟大的作家。不管怎样,到了生命的最后时刻他回首往事,审视从前所有痛苦的时光,觉得痛苦的日子才是他生命中最好的日子,因为那些日子塑造了他。那些开心的年头呢?你知道啦,彻底浪费了,什么都没学到。所以,如果你一觉睡到十八岁的话,啊,想想你该错过多少痛苦啊!高中可是大好的痛苦时光,你再也找不到更难忍受的日子了。”

我不觉得“人活着,开心最重要”,也不会觉得也不应该觉得痛苦是重要的,仿佛追逐痛苦你就会获得成功一样。

不管是开心还是痛苦,这是一种感觉,而我认为仅仅依靠自己的感觉是不准确的,不靠谱的。

—以下摘录自『机核网』Podcast 节目 “《MGS哲学!史上最深度的节目 嘉宾:6B大(A9以及MGCN》GADIO

基因是物质的遗传单位,Meme是文化信息的遗传单位。物质和文化都是可以遗传的。而感觉是说不出来的,无法遗传的,你打我一下,我打你一下,大家都疼,但是这样两种疼并不是一样的疼。到最后你会发现只有感觉是属于人自己的,是无法遗传的。感觉是唯一属于人类自己的东西,而不像基因和Meme是上一代遗传给你的。而到了最后追求希望所获得的感觉而反倒成为了人类生存的原因。你活下的动力就成为了获取你所想要的感觉。
所以说人类的利益并非是物质,也不是思想,而是感觉。感觉来判断什么是好的什么是坏的,以唯一属于自己的感觉来判断世间的一切来感觉人类的一切,人类永远都会追求这样的感觉,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估计这样的人是非常扭曲的。换句话说,人类是为了感情而生存,而又是受感情而控制。基因和Meme就利用了这一点来去遗传自己的。

(当然我并不反对我们感觉还是建立在我们物质的肉体之上的)

我不认为人是有自由意志的,我对束缚的敏感,敏感的意识到感觉对自己的束缚。

所以想转而追逐一种状态。

王小波:海明威的《老人与海》
什么叫失败?也许可以说,人去做一件事情,没有达到预期得目的,这就是失败。
但是,那些与命运斗争的人,那些做接近自己限度的斗争的人,却天生地接近这种失败。老人到海上去,不能期望天天有鱼来咬他的钩,于是他常常失败。一个常常在进行着接近自己限度的斗争的人总是会常常失败的,一个想探索自然奥秘的人也常常会失败,一个想改革社会的人更是会常常失败。只有那些安于自己限度之内的生活的人才总是“胜利”,这种“胜利者”之所以常胜不败,只是因为他的对手是早已降伏的,或者说,他根本没有投入斗争。

所以我对“快乐”的态度就尤如对这种“胜利”的厌恶。(说的好像你经常“胜利”一样)

收回来,我们还是来谈谈生日的事吧。她再一次的发来了生日的祝福。本是让人兴奋或者应该感到高兴的事,对,但我收到的时候我不知道是该感到高兴还是忧伤。

我无法坦诚的接受自己,接受别人。很长一段时间都是127.0.0.1。什么时候会变成 0.0.0.0

不知道。

Tag:胡思乱想乱七八糟 Published under (CC) BY-NC-SA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